绉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绉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第14节宁戚-【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44:12 阅读: 来源:绉类厂家

宁戚何许人也?齐桓公得贤才宁戚还有一段故事。

管仲有个爱妾是钟离(今安徽省凤阳县东北临淮关)人,名字叫婧(jìng),文学好,有姿色,而且聪明。

桓公好色,每次出行都要带妃嫔相随,管仲也就带着婧相随。

这一天管仲带兵出了南门,走了三十多里到(náo)山(今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南),看到一个山野之中隐居的人,穿着单衣光着脚又戴个破草帽在山下放牛。 看到管仲的车到了,就拍着牛角在那里放歌。管仲觉得这人不俗,就派人给他送了些酒饭。这人吃完也喝完了大咧咧地说:我想见相国仲父。

派去送酒食的使者就说:相国的车已经过去了。

这人说既然我见不到他的面,那我有一句话请你传给相国:“浩浩乎白水”。

使者追上了管仲的车,把这人说的话学给了管仲。管仲茫然不知是什么意思,就问小妾婧。婧说:我听说古人有《白水》这首诗。诗中有这样的句子:“浩浩白水,(tiáo)之鱼,君来召我,我将安居。”从诗的含义看,这人是想出仕。

管仲就让停车,派人召见这人。这位把牛寄存在村民家里,就跟着使者来见管仲。见了面只揖不拜,很不礼貌。

管仲也不怪罪,就问他姓名,这人说:我是卫国的一个山野村夫,姓宁名戚。听说相国能礼贤下士,就远路跋涉来到这里,因为没法见到你,就暂时住在这里给村里人放牛糊口。

管仲提出了几个问题,宁戚对答如流。管仲感慨道:“豪杰辱于泥涂”,没人引见就没法显露自己的才能,辱没人才啊!并告诉宁戚,桓公率领大军过几天也要经过这里,我写一封信留给你,你把这信交给齐侯,他一定会重用你。

管仲写了信交给宁戚,互相道别就走了。宁戚仍是原来的样子在这里放牛。

桓公带着大军三天后经过这里,看到一个放牛的人在这里光着脚,一身的破衣服,戴个破帽子,站在路边也不知道回避,还拍着牛角在那里唱歌。唱的是:

南山灿,白石烂,中有鲤鱼长尺半。

生不逢尧与舜禅,短褐单衣才至(gàn)。

从昏饭牛至夜半,长夜漫漫何时旦?

桓公听了觉得歌词有隐意,就让侍卫把宁戚叫到车前,问他的姓名和住处,宁戚如实回答说:我姓宁名戚。

桓公问他:一个放牛的,为什么讥刺朝政?

宁戚回答说:我一个平头百姓,怎么敢讥刺朝政?

桓公说:当今周天子在上,我率领诸侯臣服于天子,让百姓安居乐业,齐境国泰民安。现在的齐国是舜日尧天,你却说不逢尧舜,又说长夜不旦,不是讥讽是什么?

宁戚笑了笑,不屑地回答说:我虽然是个村夫,不曾体验过先王的明政,但对尧舜的业绩却也听说过一二。尧舜的时候,十天一场风,五天一场雨,百姓耕田而 食,凿井而饮,正所谓“不识不知,顺帝之则”。但现在周王室纲纪不振,教化不行,世风日下,您却说现在是舜日尧天,这让小人不能理解。而且我还听说尧舜的 时候,正百官服诸侯,去掉四凶而天下安然,王者不言而信,不怒而威;但今天齐侯您第一次会盟就有宋叛盟,第二次会盟又有鲁劫盟,连年来用兵不断,民贫财 敝,您却说:百姓乐业,国泰民安,这又让小人不能理解。小人听说尧抛弃他的儿子丹朱而让位给贤德的舜,舜又谦让地躲避到河南,百姓却闻名而至,躲都躲不 开,不得已才继了帝位。但今天您杀兄得齐,假借天子的名义号令诸侯,小人怎么就看不出当今有尧舜之治呢?

这一番话,句句说到桓公的短处,气得齐侯大叫:匹夫出言不逊,马上给我斩了他。

左右侍卫绑了宁戚就要行刑,但宁戚不慌不忙,神色坦然,没有半点害怕的样子。却对天长叹道:“桀杀龙逢,纣杀比干”,我宁戚算是第三个了!

吕隰朋一看桓公生气闹僵了,马上上前对桓公说:我看这个人面对强势不屈服,面对君威不惧怕,不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放牧人,君侯您应该赦免了他。

齐桓公毕竟是齐桓公,其胸怀和肚量不是常人所能比得了的。听了吕隰朋的话怒气顿消,就让人给宁戚松绑。马上换了一副笑脸对宁戚说:刚才我是要检验一下你的胆识,你确实是个有见识、有骨气的士人。

宁戚这才从怀里掏出管仲的推荐信,桓公拆开一看,信上写道:

“臣奉命出师,行至山,得卫人宁戚。此人非牧竖者流,乃当世有用之才,君宜留以自辅。若弃之使见用于邻国,则齐悔无及矣!”

桓公说:你既然有仲父的信,为什么不早点给我看呢?

宁戚说:我知道“贤君择人为佐,贤臣择主而辅”的道理,君上您如果讨厌直言喜欢阿谀,以愤怒来对待臣下,那我就宁可死了也不会拿出相国的信了。

桓公十分高兴,让宁戚上了后车直接随军走了。

当天晚上扎了营,桓公让侍卫举着火把到处找衣服帽子。竖貂就问:君上找衣冠是为给宁戚晋爵用吗?

桓公说:是的。

竖貂说:卫国和齐国相距不远,为什么不派人调查了解一下,如果是真的贤士再赐爵也不晚。

桓公说:这个人直正刚毅,洒脱豁达,不拘小节,在卫国时也会有不拘小节之过,真的访出来了,“爵之则不光,弃之则可惜”,还不如直接施恩。

就在灯烛之下,用宁戚为大夫,让他和管仲一同处理国政。宁戚也改换了衣冠,谢恩就任。

桓公带着大军进了宋的边界,陈宣公和曹庄公已经等在那里了,随后周王室大夫单蔑带着王师也到了。大家见了面,就商量这宋该怎么打。

宁戚献计说:主公是奉天子之命号令诸侯,那么威胜就不如德胜。以臣的愚见,不如以大兵压境做为威慑,然后我借兵威去说服宋公请降,这样就可以不动刀兵了。

桓公高兴地采纳了宁戚的计策,就把大军驻扎在宋的边境,让宁戚入宋见宋公。宁戚坐着一辆小车和几个从人直奔睢阳来见宋桓公。

宋桓公就问戴叔皮:这个宁戚是什么人?

烽火东周手机安卓版

狂神霸业内购破解版

百万萌娘手机游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