绉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绉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竹林七贤简介竹林七贤是哪七贤-【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30:39 阅读: 来源:绉类厂家

竹林七贤简介 竹林七贤是哪七贤?

"竹林七贤"是指曾在竹林游玩或生活过的七位名士。这事虽然没有像王羲之修禊于兰亭及欧阳修等人畅游醉翁亭那样留下诗、文和墨宝,但自古以来,也为人广泛地提及和讨论。

首先,让我们把这事的时、地和人物定位。

(一)

时这事大概发生在曹魏正始末年至嘉平年间的五六年之内(即约在公元246-250年之间) 。

(二) 地地点是在古山阳(今河南修武县) 的嵇公竹林。“山阳” 因位于素有“天下之脊”的太行山之南而得名。因此,这七位名士相聚于此,有品味“天下之脊”的象徽意义。

(三) 人他们七人是:来自安徽省宿州的嵇康和刘伶,来自山东省临沂的王戎,来自河南陈留的阮籍和阮咸两叔侄,及来自河南武陟的山涛和向秀等。逐个简介一下:嵇康(223 年前后——263 年前后)字叔夜,三国魏谯郡铚県( 今安徽濉溪県) 人,中国古代著名的文学家、思想家、音乐家,与阮籍齐名,并称嵇阮,因曾官至中散大夫,故后世又称嵇中散。后因觉朝政腐败,弃官归隐。最后因卷入朋友吕安的诉讼而入狱,当时执政的司马昭忌惮他的影响力,在钟会的建议下将其处死。刘伶(约221 年-300 年),字伯伦,中国西晋沛国(今安徽宿县)人,曾为建威参军。晋武帝泰始初,对朝廷策问,强调无为而治,以无能被罢免。平生嗜酒,曾作《酒德颂》,宣扬老庄思想和纵酒放诞之情趣,对传统「礼法」表示蔑视。

王戎(234 年——305 年),字浚冲,小字阿戎,琅邪临沂(在今山东省临沂市北)人。西晋大臣,官至司徒,封安丰侯,人称王安丰。出自魏晋高门士族琅邪王氏,为幽州刺史王雄之孙,凉州刺史王浑之子,与太保王祥同宗。七人中最年少的一位。

阮籍(210 年——263 年)字嗣宗,陈留尉氏(今河南开封)人,官至步兵校尉,人称阮步兵。诗人。主要作品是八十二首咏怀诗。格调高昂,在五言诗发展中占重要地位。与嵇康并称嵇阮。

阮咸:西晋陈留尉氏(今属河南)人,字仲容,阮籍之侄,与籍并称为“ 大小阮” 。阮咸也是著名的音乐家,历官散骑侍郎,补始平太守,人称阮始平。他生平放浪不羁,善解音律,人称他为神解。有一种古代琵琶即以“ 阮咸” 为名。作有《三峡流泉》一曲。生卒年不详。七人中仅比王戎长。

山涛(205 年—283 年),字巨源。河内郡怀县(今河南武陟西)人。政治家。好老庄学说,司马炎代魏称帝时,任大鸿胪,后拜司徒。

向秀(约227-272 ),字子期,河内怀(今河南武徙西南)人。官至黄门侍郎、散骑常侍。向秀雅好读书,与嵇康、吕安等人相善,隐居不仕。景元四年(263 年)嵇康、吕安被司马氏害死后,向秀应本郡的郡上计到洛阳,受司马昭接见任散骑侍郎、黄门散骑常侍、散骑常侍,与任恺等相善。向秀喜谈老庄之学,曾注《庄子》,“ 妙析奇致,大畅玄风” (《世说新语· 文学》)。注未成便过世,郭象承其《庄子》余绪,成书《庄子注》三十三篇。另着《思旧赋》、《难嵇叔夜养生论》。

那么,他们在竹林里,所作何事呢?文献载,他们“ 纵酒昏酣,狂放不羁,轻蔑礼法 ” ,又 “ 谈玄清议,吟咏唱和,遗落世事 ” 。其实,他们七人,山水区隔,年齿相悬,既无旧谊,亦无姻亲等关系,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相聚于山阳而作出这么出位的行为呢?这要从那年代魏国的政治和文化因素说起:魏正始年间 (240-249) ,统治阶级中的两大政治集团的斗争进入了白热化时期。这一斗争的结果是司马氏集团翦灭了曹魏集团而赢得了胜利。事后司马氏集团大开杀戒,大批曹魏宗室,和忠于或被疑为忠于皇帝的士大夫都被残杀殆尽。一时间,首都洛阳成为血窟,人心惶惶,士大夫们陷入恐怖世界。由于此次的杀戮过多、打击太大,天下名士顿时大减,残留下来的也纷纷逃入山林。可以说是当时文士为了避免卷近两派争夺战的漩涡而采取的权宜之计。山阳的嵇公竹林便成这七人退隐之地。套句现代政治潮语,他们的言行,可以说是搞“ 占领竹林 ” ,搞“ 公民抗命 ” 呢!

其次,除了政治外,还有文化的因素。

这年代兴起玄学思潮,使文人对主张清静无为、回归自然的老庄哲学情有独钟,而位于山阳的嵇公竹林则为他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清静幽雅、融入自然的所在。再次是魏晋时期盛行的饮酒服药之风的深刻影响。陶渊明诗云:“酒能祛百虑,菊为制颓龄。”而在古山阳,不论是酒是菊,皆有名品。山阳北面依托的太行山,更有许多可以令人成仙或长生的所谓“上药”,嵇康和隐士王烈,曾有在山中得“上药”石髓的奇遇。既然这里有酒和“上药”,文士焉有不趋之若鹜之理?所以,魏晋之际,山阳曾经是名士的集聚地,不仅有竹林七贤,还有吕安、吕巽兄弟以及阮侃、赵至等人。常集于竹林之下,肆意酣畅,世称“ 林下之风 ” 。具体地说,就是他们的超拔脱俗的精神,放达不羁的行为,直抒己见的情怀,越名﹙名教﹚任心的性格等等,汇成了一股时代的风气或风尚。(www.lishixinzhi.com)这些风气或风尚,既表现在他们的气质、性格、格调、性情、才华等内在的精神方面,也表现在他们的日常的言谈、举止、笑貌形容上。当时人们就把他们的这些精神和行为称之为“ 林下之风” 。

可是,这种风气对整个社会却没有正面影响。柏杨老先生有过这样的描述:『士大夫遂以谈了很久还没有人知道他谈些什么是头等学问,因为他没有留下任何可供当权者逮捕的把柄。这种纯嘴巴艺术被称为“ 清谈 ” ,成为士大夫主要的生活内容。他们不敢对权势直接表示不满,但他们敢对支持权势的礼教、名教之类表示不满。因此,有些名士过度饮酒,有些装痴装狂,有些赤身露体… 』。

『晋王朝一统天下后,恐怖气氛虽然逐渐和缓,但清谈风气没有随之过去。它的后遗症十分明显,士大夫把现实生活有关的任何情事,都看作是“ 俗事 ” “ 鄙事 ” ,只有清谈才是“ 上等事 ” “ 雅事 ” 。政务官以不理政务为荣,法官以不过问诉讼为荣,将领以不过问军事为荣。结果引起全国空前的腐斓』。柏杨这样总结他的评语。

事实证明,晋王朝在公元280 年一统天下不久便发生八王之乱 (291 年 ) 和五胡乱华(304 年 ) ,以至晋室东迁(317 年 ) 。整个中国从此踏入歴时百多年的南北朝大分裂时代。“ 清谈误国 ” ,信然。

“竹林七贤”

是指曾在竹林游玩或生活过的七位名士。这事虽然没有像王羲之修禊于兰亭及欧阳修等人畅游醉翁亭那样留下诗、文和墨宝,但自古以来,也为人广泛地提及和讨论。

首先,让我们把这事的时、地和人物定位。

(一)

时这事大概发生在曹魏正始末年至嘉平年间的五六年之内(即约在公元246-250年之间) 。

(二) 地地点是在古山阳(今河南修武县) 的嵇公竹林。“山阳” 因位于素有“天下之脊”的太行山之南而得名。因此,这七位名士相聚于此,有品味“天下之脊”的象徽意义。

(三) 人他们七人是:来自安徽省宿州的嵇康和刘伶,来自山东省临沂的王戎,来自河南陈留的阮籍和阮咸两叔侄,及来自河南武陟的山涛和向秀等。逐个简介一下:嵇康(223 年前后——263 年前后)字叔夜,三国魏谯郡铚県( 今安徽濉溪県) 人,中国古代著名的文学家、思想家、音乐家,与阮籍齐名,并称嵇阮,因曾官至中散大夫,故后世又称嵇中散。后因觉朝政腐败,弃官归隐。最后因卷入朋友吕安的诉讼而入狱,当时执政的司马昭忌惮他的影响力,在钟会的建议下将其处死。刘伶(约221 年-300 年),字伯伦,中国西晋沛国(今安徽宿县)人,曾为建威参军。晋武帝泰始初,对朝廷策问,强调无为而治,以无能被罢免。平生嗜酒,曾作《酒德颂》,宣扬老庄思想和纵酒放诞之情趣,对传统「礼法」表示蔑视。

王戎(234 年——305 年),字浚冲,小字阿戎,琅邪临沂(在今山东省临沂市北)人。西晋大臣,官至司徒,封安丰侯,人称王安丰。出自魏晋高门士族琅邪王氏,为幽州刺史王雄之孙,凉州刺史王浑之子,与太保王祥同宗。七人中最年少的一位。

阮籍(210 年——263 年)字嗣宗,陈留尉氏(今河南开封)人,官至步兵校尉,人称阮步兵。诗人。主要作品是八十二首咏怀诗。格调高昂,在五言诗发展中占重要地位。与嵇康并称嵇阮。

阮咸:西晋陈留尉氏(今属河南)人,字仲容,阮籍之侄,与籍并称为“ 大小阮” 。阮咸也是著名的音乐家,历官散骑侍郎,补始平太守,人称阮始平。他生平放浪不羁,善解音律,人称他为神解。有一种古代琵琶即以“ 阮咸” 为名。作有《三峡流泉》一曲。生卒年不详。七人中仅比王戎长。

山涛(205 年—283 年),字巨源。河内郡怀县(今河南武陟西)人。政治家。好老庄学说,司马炎代魏称帝时,任大鸿胪,后拜司徒。

向秀(约227-272 ),字子期,河内怀(今河南武徙西南)人。官至黄门侍郎、散骑常侍。向秀雅好读书,与嵇康、吕安等人相善,隐居不仕。景元四年(263 年)嵇康、吕安被司马氏害死后,向秀应本郡的郡上计到洛阳,受司马昭接见任散骑侍郎、黄门散骑常侍、散骑常侍,与任恺等相善。向秀喜谈老庄之学,曾注《庄子》,“ 妙析奇致,大畅玄风” (《世说新语· 文学》)。注未成便过世,郭象承其《庄子》余绪,成书《庄子注》三十三篇。另着《思旧赋》、《难嵇叔夜养生论》。

那么,他们在竹林里,所作何事呢?文献载,他们“ 纵酒昏酣,狂放不羁,轻蔑礼法 ” ,又 “ 谈玄清议,吟咏唱和,遗落世事 ” 。其实,他们七人,山水区隔,年齿相悬,既无旧谊,亦无姻亲等关系,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相聚于山阳而作出这么出位的行为呢?这要从那年代魏国的政治和文化因素说起:魏正始年间 (240-249) ,统治阶级中的两大政治集团的斗争进入了白热化时期。这一斗争的结果是司马氏集团翦灭了曹魏集团而赢得了胜利。事后司马氏集团大开杀戒,大批曹魏宗室,和忠于或被疑为忠于皇帝的士大夫都被残杀殆尽。一时间,首都洛阳成为血窟,人心惶惶,士大夫们陷入恐怖世界。由于此次的杀戮过多、打击太大,天下名士顿时大减,残留下来的也纷纷逃入山林。可以说是当时文士为了避免卷近两派争夺战的漩涡而采取的权宜之计。山阳的嵇公竹林便成这七人退隐之地。套句现代政治潮语,他们的言行,可以说是搞“ 占领竹林 ” ,搞“ 公民抗命 ” 呢!

其次,除了政治外,还有文化的因素。

这年代兴起玄学思潮,使文人对主张清静无为、回归自然的老庄哲学情有独钟,而位于山阳的嵇公竹林则为他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清静幽雅、融入自然的所在。再次是魏晋时期盛行的饮酒服药之风的深刻影响。陶渊明诗云:“酒能祛百虑,菊为制颓龄。”而在古山阳,不论是酒是菊,皆有名品。山阳北面依托的太行山,更有许多可以令人成仙或长生的所谓“上药”,嵇康和隐士王烈,曾有在山中得“上药”石髓的奇遇。既然这里有酒和“上药”,文士焉有不趋之若鹜之理?所以,魏晋之际,山阳曾经是名士的集聚地,不仅有竹林七贤,还有吕安、吕巽兄弟以及阮侃、赵至等人。常集于竹林之下,肆意酣畅,世称“ 林下之风 ” 。具体地说,就是他们的超拔脱俗的精神,放达不羁的行为,直抒己见的情怀,越名﹙名教﹚任心的性格等等,汇成了一股时代的风气或风尚。这些风气或风尚,既表现在他们的气质、性格、格调、性情、才华等内在的精神方面,也表现在他们的日常的言谈、举止、笑貌形容上。当时人们就把他们的这些精神和行为称之为“ 林下之风” 。

可是,这种风气对整个社会却没有正面影响。柏杨老先生有过这样的描述:『士大夫遂以谈了很久还没有人知道他谈些什么是头等学问,因为他没有留下任何可供当权者逮捕的把柄。这种纯嘴巴艺术被称为“ 清谈 ” ,成为士大夫主要的生活内容。他们不敢对权势直接表示不满,但他们敢对支持权势的礼教、名教之类表示不满。因此,有些名士过度饮酒,有些装痴装狂,有些赤身露体… 』。

『晋王朝一统天下后,恐怖气氛虽然逐渐和缓,但清谈风气没有随之过去。它的后遗症十分明显,士大夫把现实生活有关的任何情事,都看作是“ 俗事 ” “ 鄙事 ” ,只有清谈才是“ 上等事 ” “ 雅事 ” 。政务官以不理政务为荣,法官以不过问诉讼为荣,将领以不过问军事为荣。结果引起全国空前的腐斓』。柏杨这样总结他的评语。

事实证明,晋王朝在公元280 年一统天下不久便发生八王之乱 (291 年 ) 和五胡乱华(304 年 ) ,以至晋室东迁(317 年 ) 。整个中国从此踏入歴时百多年的南北朝大分裂时代。“ 清谈误国 ” ,信然。

剑雨幽魂

龙之歌安卓版下载

众妖之怒游戏安卓版

相关阅读